陪你走過 不孕症的心理調適

許多人以為,結婚、生子是再自然不過的事,即使晚生或有生育的 問題,有了科技,一切也會迎刃而解。直到求子若渴,卻苦不成功,才 發現「為什麼我會不孕?」

接下來可能就是面對一連串的治療、耗錢、耗時、耗體力。坊間各 種介紹不孕治療的書籍與媒體報導,大多是治療成功的例子。但更多數 飽嚐生理痛楚與希望落空的夫婦卻隱藏在各角落中,不為人知。生理負 荷大外,還要承擔沒有孩子的遺憾,甚至要應付來自配偶、公婆、朋 友、同事……各種人際關係的關愛壓力。有人坦然接受,有人卻陷在期 待與落空、期待與落空,不停地循環當中。

在中、西醫治療未果後,部分不孕夫妻會轉而尋求民俗方法,沖煞 制煞、陽宅風水、祖先牌位安置有誤、因緣果報….等。

一旦獲知受孕時,感到非常興奮,隨即又陷入另一個困境,對胚胎 的存在缺乏真實感,對
胚胎是否正常和持續成長發育缺乏信心。

周遭的人對不孕的反應,反映社會是鼓勵有小孩的價值觀,更加深 不孕的心理嚴重性。社會、文化與個人因素交織,都讓「沒小孩」變成一件難以向外人啟齒的事。因此有人稱不孕族群是「看不見的弱勢族群。」

由於台灣的法規限制有婚姻關係的夫妻,才能接受人工生殖技術, 因此本篇未將因有不孕問題而放棄或無法結婚的女士或男士,其心理困擾和適應納入討論。

一、面對不孕
有沒有小孩,關卿啥事?為何雞婆熱心的人那麼多?
不孕的夫妻,會害怕或逃避同年齡朋友的社交場合,或逢年過節闔 家團圓的日子,因為當大家都在談論小孩話題,或是眼見親友的小孩在 廳堂嬉鬧,孤立感油然而生,更害怕看到親友過度關愛、同情的眼神, 以及古道熱腸介紹各種不孕治療資訊。夫妻躲著躲著,不小心又被問 了,可能就會佯裝灑脫地以養小狗、小貓就好,或是還沒有計劃生小孩等說詞帶過。

「好像今天社會可以用一個還蠻健康的態度去看一個離婚的女人, 可是對一個不孕的女人的話,那種感覺 — 不曉得是因為自己比較敏感或 是 — 造成自己一種很深的自卑。」

在國外,因不孕或選擇不育的的人愈來愈多,這波無子女的浪潮,發起「挑戰無子的污名」的社會運動,破除社會文化對無子女夫妻的誤 解或不諒解,類似處境的伴侶聚集發聲,形成支持力量,迎擊挑戰社會迷思,走出不斷逃避社會眼光的處境。要不要生育,應自己決定,不要 受制於他人的看法或關心。

我好像因為不孕而變得怪怪的?
不孕的夫妻,特別是女性,容易發生「象 徵意義的失落」的情形(感覺自己好像失去天 生的能力,不是完整的女人,或是男性雄風不 再),情緒的改變(悲傷、憂鬱、嫉妒、罪惡 感、憤怒等),性生活改變(不孕治療期間性 活動要按照指定時間進行),夫妻可能會互相 責備對方應該為不孕負責而使婚姻關係亮起紅 燈,社交隔離(害怕親友知道自己在接受不孕 治療,減少社交而失去朋友)。

以上這些都是常見的心理壓力反應,當你/妳覺得這些反應已經嚴重影響生活和工作,或是
無法控制時,可考慮求助於精神醫療或心理諮商服務。

丈夫不願意談?
男性有時比女性要花更多時間接受和面對。

面對不孕,女性有較高的憂鬱和焦慮情緒,而男性則是壓抑憂鬱和 壓抑焦慮的反應。從發現可能不孕開始,一般而言,男性比女性更不願 意談關於不孕這件事,無論是檢查或是面對家人、朋友的詢問,最好逃 得無影無蹤。光是簡單的精液檢查,就令一些男性忐忑不安。

丈夫避談不孕,相對地,如果妻子一天到晚打聽醫生、偏方、廟 宇,只要一有空便拖著先生到處求醫拜拜,這時,丈夫很可能覺得妻子 一天到晚提醒他的痛處,而妻子也會感到丈夫漠不關心。因為對孩子的 期待不同,或是面對不孕的態度和處理壓力方式不同,倘若雙方沒有充 分了解與體諒,極容易引起夫妻間的衝突。

為何女性承擔的壓力更多?
不管是夫或妻不孕,由於國內文化背景、社會期待及公婆壓力等因素,因此,不孕的夫妻中,妻子承受的壓力似乎都比丈夫來得大,比較 容易對婚姻與性生活不滿、也比丈夫更容易焦慮、自尊心也較容易受損。

如果是女性單方面不孕,焦慮、壓力自然很高。即使不孕原因出自 丈夫,妻子承擔的未必比丈夫少。因為每日量體溫、每日抽血以預測排 卵時間、服用或注射助孕藥物、照超音波、等待驗孕結果等等程序,仍主要由妻子承受。此外,往往還得幫丈夫向其他人隱瞞。情況更糟的 是,不知內情的親朋好友還會反過來指責 是妻子「肚子不爭氣」。在醫療過程,原 本就要承擔較多角色的女性,如果還需再 肩負幫丈夫隱瞞不孕的責任,無異是雪上 加霜。丈夫應體諒妻子的辛勞,多多給予支持。

本來是不孕問題,怎麼變成婚姻問題?
有的夫妻誤以為有無兒女是婚姻好壞 的關鍵,但是小孩並不一定能解決原本的婚姻問題。夫妻之間的問題被不孕這件事轉移了,以為生了小孩就沒事, 但其實於事無補。
無兒女的前財政部長王建煊先生曾說過:「有無兒女不是婚姻的試金 石或是安全鎖,婚姻就是夫婦兩個人之間的事。夫妻關係好,有小孩、沒 小孩,關係都還會很好。」

在採取不孕治療行動前,不妨先尋求婚姻諮商,釐清雙方對婚姻關係、生兒育女的價值觀。有時釐清了「有沒有孩子並不影響婚姻的圓滿」時,心情平順,說不定就懷孕了。不孕夫婦有時需要的不一定是複雜的治療,而是時間。

二、面對治療
下定決心要接受不孕治療,我們該應該有哪些心理準備?
目前人工生殖助孕科技,包括常用到的人工授精及試管嬰兒等,可以解決許多男女雙方所導致的不孕問題。治療過程中,女方可能要服用排卵藥物或接受排卵針的注射,並須作超音波檢查或抽血來監控卵泡的成長。 排卵時將精蟲注射入子宮內;或(在試管嬰兒治療時)接受麻醉及取卵手術,將卵子取出體外進行受精及胚胎植入。療程中必須很有耐心,也要多方配合。

不孕治療過程,就像長期抗戰,因為不確定性高,也帶來許多焦慮。面對漫長的不孕治療過程,不同夫妻因個別差異和因應方式不同,會有不同的心理反應。醫療費用、疼痛、侵入性的治療的可能性、身體隱私權 等,都是治療過程會面臨的壓力。有些接受治療的婦女表示,輸卵管攝影很痛,不孕治療過程中一些醫護人員可能給人冰冷無情的感覺,或是他人無心話語帶來的傷痛,可能造成難以磨滅的負向回憶。看到月經來就想哭,是每個月都期待受孕的婦女普遍卻又難以啟齒的心聲。

為什麼丈夫對治療不若我積極?對於結果好像也莫關緊要?
不同的治療階段,對夫妻的心理層面影響也不同。初次治療時,因對 懷孕存有高度期待,會暫時緩和失落的感覺,因此不會出現明顯的憂鬱反 應。因治療失敗而重複治療的女性,其憂鬱程度、低自尊、罪惡感、人際 關係不良的情形,會比初次治療來得更嚴重。男性則相反,初次治療時焦慮程度最高,之後逐漸緩和。研究顯示,隨治療次數 的增加,焦慮程度不會改變,但憂鬱程度會隨之益加 嚴重,有些婦女甚至達嚴重憂鬱症的情形,呈現出類 似流產的悲傷反應。

當男性控制其顯現於外的主觀情緒反應,有時可能會引起夫妻關係緊張,妻子會認為丈夫不願與她分享情緒苦惱,也不與她同樣熱衷於想要有小孩,而導致夫妻雙方增加疏離感和缺乏互相的支持。

根據國外的研究發現,有部分不孕夫妻在第一次接受不孕診斷後的頭一兩個月,會出現明顯的失眠、焦慮等方面的症狀,妻子又比丈夫嚴重。第一年這些症狀反應程度中等,第二年會回復正常,第三年以後又明顯增加。而婚姻滿意度和性生 活調適性,前兩年維持穩定,第三年則容易出現危機。
在治療前,夫妻雙方預先知道這些男女的情緒差異和發展階段,將能促使夫妻間做好心理準備和互相體諒。
很心疼太太在治療時承受的辛苦,讓我感到自己很無能?
令人感到無奈的是,無論不孕原因是男方或是女方,仍須由女性歷 經如人工授精或試管嬰兒之繁複過程,同時並承擔不孕治療可能帶來的 副作用和健康風險。

對不孕婦女而言,有丈夫或不孕治療經驗者陪同就醫,能感受到較多的心理支持,且婚姻
滿意度亦較高。情緒性支持最能有效預測婚姻滿 意度。台灣的研究顯示,不孕妻子較少從丈夫處獲得關懷,不孕丈夫則從妻子處獲得較多關懷。倘若夫妻間能互相關懷、體貼與信任,則可緩解彼此的心理壓力和失落感。

為何別人能成功,我們卻失敗?
「檢查結果顯示我們都很健康,為何試了多次治療仍是無法如願?」

 

文章出處:衛生福利部國民健康署

#不孕   #不孕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