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弄清楚了嗎?新冠肺炎對孕婦的影響

截至目前為止,孕婦的感染風險似乎沒有比其他人大,但研究資料仍不足,且只適用於產後階段。孕婦容易感染呼吸道疾病,一旦感染可能會加重病情,對母親和嬰兒都會有長期影響。

冠狀病毒對孕婦的影響是真的嗎?

迄今掌握的資訊很稀少,但看起來孕婦更可能有冠狀病毒的嚴重癥狀。根據世界衛生組織2月28日公佈的一份報告,147名女性中只有8%的婦女患有重病,1%的婦女病情危重。

現在還無法知道這些婦女所生嬰兒的狀況。但2月份發表在《The Lancet》雜誌上,一份對9名孕婦及其嬰兒的研究顯示,感染婦女所生的嬰兒似乎沒有病毒,出生時看起來健康。

 

西北大學流行病學家、《The Lancet》研究的作者之一的張偉博士說:「幸運的是,沒有證據表明病毒會母嬰垂直傳播。」

3月份的一項研究提供了更多好消息:「在武漢兒童醫院出生的33名新生兒中,只有3人有病毒的跡象,甚至癥狀也比較輕微。」

然而,研究人員並不確定這三名新生兒感染源,建議再對孕婦進行仔細檢測。

兩項都是小型研究,並且它們沒有關於感染對孕婦早期影響的線索。

懷孕早期的發燒與先天缺陷和某些發育狀況有關。一些病毒可能對胎兒產生破壞性後果。例如,茲卡病毒會導致頭部異常小,而埃博拉病毒可能會致命。

1918年和1957年流感大流行的孕婦死亡率在30%至50%之間。孕婦感染SARS(也就是新冠狀病毒的近親)的趨勢也令人擔心:在一項對香港12名孕婦進行的小型研究中,在2003年爆發SARS期間,有3名孕婦死亡,而7名懷孕三個月的孕婦中有4人出現自發流產狀況。

專家說,世衛組織對新型冠狀病毒的統計、張博士的研究,都為我們提供了樂觀的理由,但需要有更多研究數據。

 

埃默里大學婦產科主任鄧尼斯·傑米森博士說:「我們確實知道,如果病例數量眾多,就會有很多孕婦感染冠狀病毒。」

監控系統收集有關懷孕狀況的資訊也非常重要。

傑米森博士是美國婦產科醫生學院制定有關冠狀病毒的孕婦指南的三位專家之一。該指南要求醫院在孕婦就診之前就對她們進行篩查,以便有症狀的婦女可以與其他患者單獨等候,並記錄詳細的旅行記錄。

傑米森博士說,孕婦應採取與其他人相同的預防措施,但如果她們出現任何癥狀,需立即讓醫生知道。她說:「孕婦可能還希望提前獲得健康記錄的副本」如果服務出現中斷,孕婦也能有產前護理的記錄。

傑米森博士在2009年H1N1大流行時在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工作。大約三分之一的孕婦因為感染病毒被送進醫院。

C.D.C.當時建議分娩的孕婦應與嬰兒分開,直到她們不再具有傳染性。傑米森博士說,這些婦女還被鼓勵繼續排出並丟棄母乳,直到體內沒有病毒。

對冠狀病毒有實施類似措施的必要,她說:「分離母親和嬰兒顯然是一個困難的問題。」

張博士的《The Lancet》研究中受感染的母親都與嬰兒隔離。九名婦女都是剖腹產,以盡量減少新生兒接觸病毒。張醫生的合作者們是位在疫情正中心的武漢,測試了臍帶血、嬰兒咽喉拭子、母乳和羊水。

「我們沒有看到任何帶病毒的證據」,張博士說。

張博士說在其它有關受感染嬰兒的報告中,包括10名患有嚴重併發症的新生兒。這些嬰兒在出生後數小時接受檢測,又或許是因為與受感染的母親有過直接接觸,因為這些嬰兒在分娩前並沒有被診斷出病毒。

他說:「如果有適當的隔離和嚴格的規定,就有很好的機會生出健康的孩子。」

張醫生謹慎地強調,他的研究只是給懷孕晚期的婦女提供好消息。「我們應該非常小心,不要誤導其他孕婦群體。我們不知道這種病毒對早期孕婦的真正影響。」

 

如果懷孕早期的婦女確實處於危險之中,她們將成為疫苗的主要候選者。疫苗的首次試驗預計將於本月晚些時候開始,但其標準不包括孕婦。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疫苗學家露絲·卡倫博士說,疫苗仍在發展的階段是需要將孕婦排除的。露絲·卡倫博士也是預防接種指南的共同領導者之一(該指南將孕婦納入臨床試驗)。

為了向孕婦提供疫苗,科學家必須首先平衡風險和益處。她說,在這種情況下,兩者都是未知的。研究人員需要瞭解該病對孕婦的性質和流行程度,以及疫苗的任何潛在危險副作用,如發燒。

但隨著研究人員瞭解更多,研究人員應該在反覆運算的計劃後期,將孕婦納入試驗中,Karron博士說:「第一次試驗就只有如此—這也只是第一次。」

資料來源:《The New York Times》https://www.nytimes.com/article/pregnancy-coronavirus.html

此文章由健康666翻譯編輯